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传统文化 > 《诗词文艺》 > 正文

来世不见

来源:︱中原视野网资讯中心︱ 编辑:中原视野网编辑部, 时间:2019-01-07 浏览:
导读:深度文章:我们用一个众人所知的谎言来编织一个“完美”,来安放一处没有终点的站台......

人们都常说——“下辈子再续姻缘,来世还做你我的亲人”仿佛人类真的可以“永生轮回”的持续下去......佛教释解,来世有[future life;next life]:来生;[afterlife]:死后的存在状态;两种来世的说法。然而几十年后,我们且不论佛教释解的答案如何,但我们都终将明白一个事实,大家都将离开这世间,同时我们所追求的东西一个也都带不走——钱财、名利、地位、爱情、亲情,也终将成为过眼云烟。

鲁迅 先生在《坟·文化偏至论》中论到:“若夫 影响 ,则眇眇来世,臆测殊难。”讲的就是关于来世的臆测之意。相关专家说道:“臆测不易显现,因此我们常不知道它的存在,象冰山一样,臆测有9/10是埋藏在下意识里。”臆测是一种猜测和概率。如果把臆测作为肯定,不仅会影响谈判者清楚、真实地了解现实,而且还可能被对手加以利用。臆测是常常根据习惯经验对某事的可能结果加以推断和假设。
所以我们该在回味人生时懂得一个真理——“人的生命只能走一遭;属于我们自己的人生无非除了人生经历,就是人生回忆,再无其它......."人这一生,说短不短,说长不长。忙碌的生活,肩上的压力让我们感叹着诸多活着的不易。

我的姥姥已去世34年了,虽然那时候我是在童稚的记忆里,但他的慈祥、乐观、善良却在我的脑海里记忆犹新。每每想起他老人家,鼻子都会禁不住一酸……那时候,老人家虽已年过花甲但气质却凌然出尘,一袭朴素却洗的异常光亮的白衣,微风下徐徐飘逸的雪白胡须,仿若九天玄外的仙人。岁月掩盖不住他老人家的秀丽相貌,乍看上去俊冉而又高雅。虽已高龄但眉目却异常分明,瞳孔是纯粹的智黑,充满了流年的精华。鼻梁异常挺直,没有鹰勾鼻的肃劲,有的只有柔和。
冬季里,姥姥常常身着一件毡羊毛的粗布大棉衣,虽然身穿棉衣,却没有半点儿臃肿的突兀,反而使得他优雅与高贵的性格渲染的淋漓尽致。时至今日,我常常不禁感叹,九天玄外的仙人也不过姥姥如此吧……

据爷爷和爸爸讲,我的姥姥排行老六,我家老太爷也就是我姥姥的父亲,当初用扁担挑着一家来到我们如今的老家给地主殷老爷家当长工,老太爷勤劳、机智的性格被地主家殷老爷所欣赏,特意给我们家一处空地让老太爷搭屋置家,随着老太爷的被赏识,姥姥他们也逐渐成长起来替人家做事。姥姥在他们弟兄六个人中,行事风格爽朗、做事谨慎细心,于是被认为我们家族的门面人物……我家老院子跟姥姥的住处仅一墙之隔,所以有幸常常在他的怀里撒娇。每每此刻,他便总是仰头爽朗的大笑,双臂慵懒的抱着我并让我躺在他老人家的腿上,父母见到总会勒令我下来,我却置若罔闻的看着姥姥的脸,小手轻抚着姥姥雪白的胡须。姥姥虽然常常住在牲口棚里喂牲口,但却将床铺打扫的异常干净,我总喜欢时不时找他老人家陪他睡觉。在牲口棚里,姥姥总是缠着我让我给他来段戏,天知道戏是什么东西,为了能跟他睡觉便常常随便以一句“喂、喂、谁;脱、脱、睡……”打发他了事,而他老人家便会啧啧着说“好戏、好戏!简直戏场子要挤死人喽……”。只可惜老人于34年前的元宵节离开了我们,我为此异常悲伤,直到如今!
那些关于前世今生的梦寐,早遗落在我深情的眸子里,那滴晶莹的泪,化不了此时相思的雨,旧事连绵,举一杯离别酒,我尽情挥洒着柔情,让冬雨浸淋着我的心,瞬间掠过的孤单,再没有过温和......对于家人:今生,我们没有放弃的责任,对于来世:你我不必预期!让我们今生的遗憾,尽力在今世来完成;今生的感情,尽力在今世来弥补。
有时候觉得世界好小,不想见的人逛个超市都能碰见。有时候又觉得世界好大,想见的人却始终见不着。所谓的来世,究竟在哪里?会不会也是满了各种迷离?那是一种怎么样的世界?你我还能否相识?......所谓的来世,只是我们心中的世界、只是我们用一个众人所知的谎言来编织一个“完美”,来安放一处没有终点的站台。

前日,与一商友畅谈人生,对方今年不到30岁,但一场身体疾痛的经历让其成熟异常。他在惆怅着对“三千繁华,弹指刹那”的未来恐惧,更在生意场上流索往复中感慨着对人生中只有一遭的时光惋惜。突然间发觉——成熟也是一种莫大的悲哀。时间扬起的灰尘层层覆盖着我们这一颗初始的心,越积越厚,厚到坚不可摧,变成了成熟。我想,看起来成熟有些时候也并不值得炫耀,因为他也在预示着“人心已老”......
是的,将来的你我只不过一缕青烟,一捧黄土;那时你不会记住她,他也不会怨恨你,再没有今生结伴的历程。所以,别把希望寄托在来世,趁现在我们都还活着。想爱就爱、想干就干、想吃就吃、想玩就玩,别辜负了光阴,枉费了人生。
我们不知道前生有没有在一起,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已经不重要;我们不知道来生来世我们会不会在一起,但那太遥远了,我们无法去把握。《论语》上有句话:“父母之年,不可不知也。一则以喜,一则以惧。”父母健在的时候,儿女永远是幸福的。伴随着父母年岁已高,自己便不禁忧惧丛生。人是情感动物,不是博钱的工具。有钱没情感的人生是不幸的,没钱却只讲情感的人,也生活不下去。因此,我们要在工作和情感之间把握好人生的尺度,在得失之间权衡利弊,学习去做一个正确且自己喜欢的决定和事业。

声明:本文系中原视野网 原创文章,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。 超链:http://www.xn--fiqq6kj79c8yg.com/qiche/yanghu/2397.html?from=singlemessage
责任编辑:中原视野网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Copyright ©中国 中原视野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:17055557299
促进文化传承、传播时代正能量--中原视野 官网技术支持中国 中原视野
中国 中原视野豫ICP备:18010660号 Power by DeDe58

豫公网安备 41100202000345号

Top